中国移动黄宇红:只有开放和创新才能实现5G商

中国移动黄宇红:只有开放和创新才能实现5G商

时间:2020-03-24 06:0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5G开放网络的核心是产业开放

我们认为未来的5G时代跟过去很大的不同,全生态都在积极参与,为什么?是因为在5G的时代我们通信产业会带来一个很大的变革——开放。

最开始1G、2G、3G包括4G的时候,其实某种意义上还是封闭和半封闭的网络发展模式,还有点像我们过去计算机世界是个大型机主导的运作方式,但在后期出现了互联网,整个生态走向不断地丰富、开放、融合和发展。这个对移动通信产业是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的。所以我们现在也提出来5G应该是一个开放的网络,用开放来促进全社会的共同创新。

我们这里提到的开放包括产业开放,这实际上是最核心的,如果我们是一个封闭的体系,那在开放的道路上其实还是很困难的。当然如果要实现这种产业的开放,那么我们需要本身技术网络的架构开放,这里面就像我们现在不仅仅是说让用户能连接上云,我们自身的网络也朝着云化、软硬解耦、控制与承载分离,边缘计算的方向发展,各方共同来构建一个没有围墙的花园;同时我们也希望推动软件的开源,硬件的白盒等等,让成果更开放,更共享,大家共同创新同时又共享创新,这也跟我们国家的共享理念也是一脉相承。

第四个开放是能力的开放,从我们通信网来说,不仅仅是修一条马路连接,其实我们发现在网络有很大重要的能力可以开放、网络上的数据能力也可以开放出来给我们的合作伙伴,让他们基于运营商开放的能力上构建和发展他们的业务。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开放式的网络,开放式的创新,来推动5G的繁荣发展。

04.

O-RAN,构建开放的无线网产业生态

在核心网方面我们已经在推动云网融合,我们提出来的基于服务化的网络已经走向开放。坦率地说,无线侧面临的困难要比核心网更大,因为无线跟核心网还有跟大的不同——核心网的解耦做得最早,速度最快,因为核心网更多的是数字化领域,功能主要还是基于软件为主,这样通过云化开放相对较容易做到的,当然过程中还是有很多挑战;而无线因为空口复杂,且物理层的处理难度大,难以迅速的实现全面开放。但是中国移动还是大胆地提出并推动无线网络的开放。

先讲一下O-RAN是一个什么样的核心理念。大家可以看这张图,传统上无线基站包括下面的AAU/RRU天线和射频单元,以及基带部分,是一个黑匣子;即便天线可以独立出来,但是基带和控制等等都是捆绑在一起的。在5G的架构中,核心原理还是类似的,但是各部分之间的耦合有所放松。但即便某些环节打开之后,这些解耦后的软硬件模块,还是由同一个厂家提供的。这种方式对运营商而言,建设网络和运维比较轻松和简单,买来设备搭建起来就可以了。

O-RAN构建开放的无线网产业生态(演讲者提供)

但是我们发现随着业务的发展,网络的复杂性越来越高,虽然2G、3G,可能逐步要退出历史舞台,但我们还有4G、5G,还有各种各样的频段,将来的网络其实也是非常的复杂,那么如何实现按需构建网络,如何让我们的无线网络的能力也开放出去,如何一体化、智能化管理网络这都是面向未来的很多挑战。所以中国移动联合了国际主流的运营商像AT&T等共同提出来这么一个O-RAN,目标就是把无线网再打开。

首先是接口开放,比如说射频部分和数字基带单元的接口需要开放,数字基带和控制单元的接口也需要开放,控制单元跟网管单元也应该开放,这样可以灵活按需构建网络,实现不同厂家设备的互联互通,来降低成本。

第二是云化。要求软硬解耦,特别是在数字部分,因为都是数字处理,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它变成底层是通用硬件平台,上面是灵活可以快速复制的功能软件模块,同时还可以跟MEC(边缘云)共享平台,这样以来,网络不管是灵活性,还是由池化带来的规模效益都更大。增加一个新功能加载一个软件就可以了,而且可以在全网统一加载,进而实现快速部署,降低成本。当然在无线侧还需要有一些加速器来处理物理层的很多需要快速处理的能力和算法等等,我们会把加速器与通用硬件平台间的接口标准化。

第三是开放硬件参考设计,我们也在考虑射频部分与基带部分是否可以更加通用化,打造开放的硬件参考设计,提升硬件平台的规模效应,从而一方面降低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鼓励多种创新。

第四是智能化。前面说了5G网络更灵活,特别是开放以后,也要适应多种业务需要,为客户提供满意的服务保障,靠传统方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把人工智能等等新技术引入进来,实现网络自动化,智能的运营和管理。所以我们在O-RAN里面也引入了新的,像无线智能控制单元这样智能化的、在基站部分的小脑,来促进无线网络更加智能高效。

第五是开源化。我们也希望推动未来无线网络的软件更加开源,这样大家可以共同贡献无线网络发展的智慧,也推动它的共享,降低整个研发的成本。

O-RAN联盟是个年轻的组织,发展历程还是比较短的,在去年的世界电信大会期间,在GTI峰会上,中国移动等五大运营商正式启动这么一个平台,其中的O代表Open,也就是开放。这个开放也是中国移动李正茂副总裁倡议的,要强调这个是开放的无线网络,这一点也得到了广大运营商的支持,目前O-RAN联盟已经有二十二家运营商加入,而且这二十二家运营商也是全球最大的前二十多个运营商,这些运营商服务的规模在全球占据非常大的比例。O-RAN联盟现在已经有一百三十九家成员,也推出了24份技术规范,包括它的原型产品等等。

最近我们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领导一起,发布了O-RAN的集成测试中心,就是想让组件真正做到互联互通,运营商可以基于组件快速的部署它的网络。

当然O-RAN的发展也让我们深刻认识到,要改变现在无线网的发展模式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还是一个比较漫长的历程,还是应该从简入难,一步一个脚印来推进。我们大致有这么一个路线图,如果从天线数来说会从两天线开始,四天线,八天线,在更未来再考虑三十二、六十四大规模天线的方式。站型我们先从小站推起,逐步向街道站、宏站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希望最终无线网也是一个云,外面连接一个个的标准化射频组件,这样让无线网络更加简洁,快速适应多种网络体制、技术、功能等等的引入。

随着一百三十九家伙伴的加入,应该说O-RAN生态已经初步建成,而且在我们国家主推的是小站,小站的产业生态也初步具备,也有相应的产品推出,我们也正在进行实验和测试,并期待明年能够走向商用。

O-RAN产业生态构建挑战与机遇(演讲者提供)

从这个图里看到实现O-RAN后,生态更加多样,有各种各样的厂家,有关键器件厂家,还有底层的硬件供应商,还有软件供应商,包括系统集成商。

目前我们虽然有了一些进步,但是还不够健壮,还有很多挑战。像通用计算平台现在还比较单一,目前主要是X86,但是我们也特别期待像ARM这种计算平台能够起来,能够让计算平台的产业更加丰富。我们所需要的硬件加速器,现在选型也比较单一,也需要更多低成本的加速器解决方案。此外,解决方案也需要不断优化,毕竟它是基于通用的平台,其集成度,功耗也需要不断地优化和降低,同时随着O-RAN支持的天线数向多发展和基站向大发展,处理能力要更加强大,而且O-RAN接口开放到底怎么划分是最优的,还有需要研究的地方。射频单元,如何做到非常通用化和适应将来的多种不同频段的部署需要,也有很多需要产业推进的地方。

网络在变革,运营商也需要转型,要真正适应未来这种走到无线云化的趋势,对于运营商的挑战也是非常大的。我们需要自身要构建这种集成运营管理的能力,真正用好O-RAN全新的架构。

O-RAN带来的变革为产业更广泛参与到5G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所以我们也特别希望大家共同来推进这种新的产业发展。